ptop
 

 

 

 

真正的轉化需要認知、情緒與知覺傳動(身體的)各方面的統合處理。

 

個別諮商

安妮的心理諮商是採取整合身體心理學跟超個人心理學的精華。她做諮商的態度,是幫助人們找回自己原本的建康,而非把重點強調在病態。你不必是心理疾患者如憂鬱症、精神病患者才需接受心理諮商,因為心理諮商是一個自我了解的過程,它可以幫你轉換你的人生。

安妮針對成長過程的傷痛及重大創傷,這兩大課題作諮商治療。成長過程的傷痛,諸如:人際關係、家庭問題、親密關係、個人的黑暗面等,重大創傷如:虐待、家庭暴力、性侵犯、車禍等。

每堂心理諮商療程 60 分鐘 6,000元,四堂20,000元
如果需要改變預約的時間或取消預約請給48小時之前的通知否則原本預約的課程還是照樣收費

 

團體諮商

安妮根據身體心理學與超個人心理學觀念作團體心理治療,「團體」擁有強大的治療能量,透過活潑的互動及團體的支持,讓人們容易突破心靈的障礙,勇敢的打開封閉的心靈。曾參加過課程的人皆開心的表示有得到很大的收穫。將來陸續會有更多的團體諮商課程,請隨時注意開課時間及更詳細的資訊。

 

身體心理諮商

Soma是希臘語「身體」的意思。身體心理學認為身體是探索我們意識的一個基本藍圖。不同於傳統心理諮商,必須花費許多時間口頭討論,摸索問題根源,而身體心理諮商是透過身體的反應,來引導我們進入問題核心。身體,是最直接顯示我們潛意識訊息的寶庫,它是與生俱來的智慧資源。透過進入它,我們可以了解我們的真像 。 身體對各種經驗與情緒具有記憶性,因此透過對身體的探索,便能知道我們是如何地組織自身的各種經驗。而當我們瞭解到,長久以來依循的舊有信念和習性是組織我們經驗的主宰者時,我們就會自覺到自己其實擁有能力改變對經驗的認知,也因此擁有了不同的選擇。我們也許就能看穿我們的困擾並不是真的,那原以為存在的困擾只不過是我們組織經驗的方式。

創傷復原的知覺傳動心理治療

知覺傳動心理治療是身體心理諮商中的一種方式,早期被稱為 Hakomi Somatics. 現在稱為Sensorimotor Psychotherapy.
這種治療幫助人們透由身體,釋放創傷底下過多的壓力,並同時啟動情緒與認知處理機制來進行完整的治療。對於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(Post-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, 或簡稱 PTSD)的個案有極佳的效果。例如有焦慮症、失眠、憂鬱症及長期疲勞或慢性疼痛的人,可以得到很大的紓解。更多資訊可參考「知覺傳動心理治療學院」


超個人心裡諮商

超個人心理諮商拓展了傳統心理學理論,進而涵蓋我們所存在的靈性空間。超個人心理諮商視人類個體為一導體載具,引介靈魂與精神到這個世界,意在探索更深、更廣的人性發展領域,了解人與人、自然以及宇宙的關係。

 


師資

1999年,安妮開始接觸一種身心治療法-稱作心像重整(Holographic Repatterning)。這是一種用肌肉測試,來了解如何轉換我們負面潛意識的自我療癒過程。在接受了一次治療課程後,安妮漸漸打開了與父親之間痛苦的心結,對她而言要回去觸碰兒時的傷口,是一個很恐懼且需要極大勇氣的生命經驗,但是走完過程後,內心感覺到無比的輕鬆自在,也讓安妮這一生的使命及目標清楚的出現在她的眼前:自我治療與幫助人們治療自己。帶著這個清楚的使命,她接受所有在台灣及美國的心像重整訓練,開始全力重事心像重整的治療工作。

在2001年,經過了3年一對一心像重整治療工作後,安妮想要探求更多關於身體與心理之間關係的知識,於是她決定暫時離開台灣繁忙的治療工作,並前往美國科羅拉多州取得身體心理學(Somatic Psychology)碩士學位。安妮進入創巴仁波切(Chogyam Trungpa Rinpoche)在科羅拉多州創辦的 Naropa 大學修習身體心理治療。

之後轉到 Regis 大學作獨立研究,讓她能夠結合超個人心理學、佛法心理學以及身體心理學作透徹的了解。由於安妮從自己內觀打坐的練習經驗中,發覺到身體心理學與禪修的關聯,當她引導客戶作身體心理諮商時,就好像在引導他們作即刻的內觀。這個奇妙而驚喜的發現,更增加安妮探索東方禪修與西方心理學之間的關係,及結合兩者的治療效果。她發現心理諮商的重要功能是發展一個健康的自我結構,而禪修可以幫助我們超越自我的侷限。心理學讓你可以很清楚的了解自己,禪修可以讓你有更寬廣的觀點,讓你了解自己與宇宙萬物間的關係。所以,必須擁有健康的自我與超脫的視野,才能達到真正的成長。

2002年,在美國科羅拉多州完成了知覺傳動心理治療學院 Sensorimotor Psychotherapy Insituite 6個月的創傷訓練並獲頒執照,這是一種針對專業心理諮商師的進階訓練。這個訓練讓安妮對嚴重的心靈創傷、身體創傷有很深的了解,以及具備處理創傷個案的特殊技巧。

安妮在台灣、中國、及美國作一對一諮商已擁有17年經驗。

 


學員分享

1) 有別於西醫的藥物治療,安妮的心理諮詢著重在傾聽自己,陪伴自己,透過自我覺察,找到那條通往自己內在的道路。

一開始並不容易。長時間活在腦袋裡,我已經失去感知身體的能力,安妮一次次要我在談話中停下來,回到身體裡,感受身體的細微處,覺察身體的真實反應。原來身體,相對於腦子,才是最誠實,不參雜評斷,不受制於理智與自我保護機制的「真相」。進入自己的身體,脫離大腦的掌控,我直接清楚地看見了一個褪去盔甲,裸身而原始的自己,就像從沒看過一樣。

陪伴自己,與黑暗相處,是另一項珍貴的獲得。過去,當我憤怒或悲傷,脫口而出的不是利劍就是苦水,只有發洩,沒有成長,彷彿體內住著一頭猛獸,嗜好是展現毀滅的力量。但從安妮身上,我學到了「mother myself」的方法,原來我自己就有好多愛可以給自己,不必從別人身上找,不需把自己存在的意義與價值,置放於他人手中。而黑暗,一如光亮,都是屬於我的可愛美好,接受自己的黑暗,感謝黑暗的智慧,內在的宇宙才平衡穩當。

一年多來,安妮陪著我重新揭示自小到大累積的新舊傷口,一個一個,一層一層,撕開,疼惜,撫慰,療癒,好痛好痛,卻也好爽好爽。那些傷口不正視,不處理,會逐漸長成膿疤爛瘡,病毒一般在體內壯大,啃蝕健康,損害心靈。現代人披著勇敢堅強的外衣,喊著正面樂觀的口號,卻漠視體內日漸積累的壓力與腐敗的創傷,終將導致負面能量的反撲。

安妮引導的,是一趟奇幻之旅,往裡。當內裡柔軟發光,自然能照見周遭人事物的神性,一如印度及尼泊爾人的那句問候同感謝語,namaste,我照見你的光,I bow to the divine in you。要感謝安妮,讓我看見沿途美好的風景,而我知道她的回應會是,也要感謝你自己!

毛毛
Taipei, Taiwan

 

2) 我原先是安妮的按摩客戶,後來就自然而然地成為她的身心諮商客戶。她幫助我面對一些我原以為用頭腦就可以解決的生命議題,她協助我進入身體去感受這些生命議題而不是用頭腦去想事情,經過她的引導我開始看見與明白自己生命的舊傷與不適的行為模式。在療愈歷程中,她緊握我的手,帶我走進很暗的地方,通過黑暗,進入光。她的治療關係與模式是親切沒距離感,跟一般傳統西方的諮商關係與模式很不同,因為她深信所有的人都是相互連結,而她也明白自己該如何保持客觀的覺察,並引導當事人專注在自己的覺察上。她能協助我保持在鏡映中並回到自己,她幫助我認清自己需要對自己的生命與選擇負責任。在遇見安妮之前我的生活雖然過的好但卻受制於自己的框框,安妮用溫和又堅定的治療方法引領我卸除自己的限制,這些療癒的方法讓我學會自我照顧,不需要老是依賴安妮;而我也明白如果我需要她的幫助,她總是會在支持我。現在我用靜坐傾聽身體的聲音,身上的慢性病疼痛逐漸減輕,也知道自己所感知的意義。我的身心靈療癒之旅,持續在我意識中以光指引我前進,感謝安妮,我強烈推薦安妮給需要身心療癒的人,同時也極力推薦她教授的許多課程如冥想、靈氣、能量按摩、瑜珈。

Terry Wilson
Texas, USA

 

3) 在過去,我身邊愛我的人都認為我有精神疾病,只有安妮,她是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不相信這種說法的人,如果不是安妮,我想我會相信自己有精神疾病。透過她堅定的信心與慈悲心,我就像一本書般地被她翻開,否則我會被塵封或是被自己遺忘。
安妮是一位奇妙的人,她能夠用心說話而不是用嘴說話。我很高興能夠認識她,在她迷人燦爛的笑容之潛藏著無比的才智、勇氣與智慧。我希望日後有人能親身體驗到我從她那?所受到的感動,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本被翻開的書,感謝你,安妮。

Mr.  Lin
California, US

 

4) 安妮奉獻成為一位治療師,使我深深的感動。她了解並將身心治療、瑜珈、治療式按摩應用於療癒歷程,她用無以言喻的智慧、熱情與支持交織成療癒經驗,同時她充分展現以客為尊的諮商態度。她的知識與關愛客戶的心造就她療癒的深度,這是其他治療師遠遠不及的地方。

Richard West
ICA, Taiwan

 

 

 


瑜珈 心理諮商 肢體療法 女性靈修 課程/工作坊 index